今天是:2019年07月22日 星期一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手机客户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杨凌 > 【新春·老守艺】秦腔女当家党小宁:唱好戏 守住戏 传承戏

【新春·老守艺】秦腔女当家党小宁:唱好戏 守住戏 传承戏

来源:    作者:鹿赛     发布日期:2019-02-10 16:54    

  

【编者按】古老的春节踏着春天的脚步缓缓而来。从年的传说,到年的传承,年,在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散发着浓郁的古典味道。那些伴随着年而来的,是一代一代人留给我们的年俗、年味,还有那些即将消逝的老记忆。杨凌视线春节特别策划《新春.老守艺》今天推出《秦腔女当家党小宁:唱好戏 守住戏 传承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为您讲述秦腔表演艺术的独特魅力。

今年1月,杨陵区人民政府公布了第七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秦腔表演艺术》等4个新增项目列入其中。每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定,让人感觉既欣慰又心酸。它们是我们民间文化的瑰宝,被列入保护名录即是社会对这一文化遗产价值的认同和肯定,也说明如果不被重视和继承,这些民间瑰宝将会永久消失。

这样的现状,对曾经在陕甘地区人气旺、拥有一大批戏迷的杨凌示范区剧团女当家党小宁来说,是心焦的大事。唱了一辈子秦腔戏的她,秦腔早已融入了她的身体和血液,那是她一辈子的事业。多年来,她不仅唱戏,也在身体力行地传承秦腔表演艺术。1月22日下午,视线记者来到了她家,听听她和秦腔的故事。

走进党小宁的家,处处都能看到秦腔的痕迹,这是一个充满了“戏味儿”的家。翻开家里的相册,从28年前第一次唱戏至今,每张老照片都记录了她唱戏人生的点点滴滴,那些过往党小宁说起来还历历在目。

“刚开始也没想着唱戏,是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还想考,就背着书包进了剧团。人家说我,光想着考大学肯定唱不好戏,我这不服输的性格就来了,我非要把戏唱好,证明自己。”那时候,高中毕业在剧团中绝对算是高学历人才,因为记性好、条件好,党小宁很快成了剧团的主力军。她在剧团唱花旦,丈夫李恒屹是团里的乐手,后来因为想过更好的生活,他们转了行、又重操旧业,折腾了一圈,还是割舍不了那份“秦腔情”。

2000年,党小宁和丈夫办起了杨凌示范区戏曲艺术学校,同时成立杨凌示范区剧团。一团一校,他们一边培养学生,一边四处唱戏。一年中有半年都在杨凌周边的县区跑戏,他们称自己是“流浪生活”。“剧团的表演基本是在小县城和乡镇,吃饭,自己带着伙房;住宿,有时在农民的家里,有时就在后台,几十人的大通铺。我们都是自己搭台、自己唱戏。”

强烈的责任心让党小宁对学生的管教相当严格,她深知这个行业是“十年磨一戏”,必须下得真功夫,才能出好戏。“每天早晨6点开始练功,8点吃早饭,最多一天三场,上午10点钟、下午4点、晚上8点半,经常结束就到晚上11、12点了。演员化妆、卸妆一次都要半个小时。整个时间算下来,演员们基本在戏里,很多时候,连饭都在演戏空隙中,穿着戏服、画着花脸吃。”

剧团成立第一年,他们就遇到了一场劫难。一次在外演出时,凌晨一点多,刚准备睡觉的党小宁隐约听到有人呼喊。起身一看,距离住所2里地远的舞台居然起火了!情急之下,党小宁不顾一切地向舞台冲去,纵身跳入火海,那时的她就一个信念:抢救戏服!后来戏服完好无损,党小宁却当场晕倒,被送进医院。醒来后她第一句话就是“戏服好着没?”那一次,他们损失了近4万多元。当时很多人私下议论说,这回工资肯定发不出来了。可他们夫妻俩说,亏了谁都不能亏演员。一回到杨凌,党小宁和丈夫就四处借钱,工资最终分文不少发到了演员手中。

那时候,好多群众说他们的剧团是“新四军”,因为“没见过那么团结、作风那么好的剧团”。丈夫李恒屹每天骑着摩托车东奔西跑联系业务,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跑500多公里的路程,因为全团人的吃饭都靠他,联系不来演出业务,大家就得闲着。而党小宁作为主内的女当家,更是不轻松。丈夫在外联系业务,剧团内50多个演职人员的演出、住宿、工资等就靠她一个人张罗。加上自己还要当主角,还要教学生,“经常跑的一天下来腿都是肿的,想睡都睡不着”。

这样的用心付出没有白费,似军队作风的剧团换来的是群众们的掌声和叫好声。多年来,党小宁没有像其他艺术家一样获得丰厚的官方成绩单,但她的成绩单都是群众给她的。

“记得是1995年在武功唱戏,下着大雪,台下还是密密麻麻的群众。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被喊起来,一看是村上领导给我送来披红,求我明天再把《周仁回府》演一遍,说大家都太爱看了。”党小宁笑说,观众总说她把戏中人演活了,有一回有个农民看完后专门到后台来找她说:“你可把我眼睛费扎了,害得我三个小时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党小宁把自己对艺术的精益求精化作对学生的教导,化作对台下观众那千万双眼睛的负责。戏校开办12年来,先后培养了130多名戏曲界的优秀后生,直到2012年生源紧缺,戏校才停办。“唱戏是个苦活慢活、不出钱的活,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现在的年轻人都想着怎么挣钱更快,很少有人再有耐心去吃苦学戏,我心里特别着急。”

如今,到了退休年龄的党小宁,依然离不开舞台。只要剧团一句话,这位年近60岁的女当家还会毫不犹豫跟团唱戏。今年秦腔表演艺术被列入非遗后,她很高兴,可面对后继无人的现状,也很无奈。“现在只要有人找我去讲戏,开车多远我都无所谓。我愿意把我的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年轻人,把咱们的传统戏曲好好继承下去,是我最大的心愿。”

为了戏,党小宁夫妻俩忙活了一辈子,都落下了职业病。丈夫常年骑摩托联系业务腿脚不好,党小宁也有气管炎和腰椎病。为了戏,党小宁没有亏待观众和学生,却亏待了自己的孩子。两个女儿都是在亲戚和朋友家长大的……

可正是因为戏,那是融入生命的东西,所以他们别无选择,也毫不犹豫。

采访尾声,当视线记者问她会唱到什么时候时,她说“戏还是要唱下去,直到唱不动为止,直到观众说不想听我的戏为止。”

这份坚守与传承,这份敬业与认真,值得我们每一个人为这些民间艺术家致敬!

【延伸阅读】

秦腔,发源于陕西、甘肃一代,流行于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地,因用“梆子”击节,故也称“陕西梆子”,又因陕西地处古函谷关以西,古称“西秦”而有“西秦腔”之称。当地也叫“梆子”“桄桄”“乱弹戏”“中路秦腔”“西安乱弹”“大戏”等。

关于秦腔的起源,众说不一,大体有形成于秦、形成于唐、形成于明的说法。明万历年间(1573-1620)抄本《钵中莲》传奇第十四出曾用“西秦腔二犯”唱调,是关于秦腔最早的记载。该剧是江南无名氏之作,证明已经传到江南,江南远离陕西,传播需要时间,这证明秦腔明中叶当已形成。另据调查,明代最早的秦腔班社是周至人所创办的华庆班,曾驰名陕、甘一带,后来秦腔在陕西发展成东、西、南、北、中五路,在甘肃又演变发展成东、南、中三路。各路秦腔因受各地方言和民间音乐影响,在语音、唱腔、音乐等方面,都稍有差别。建国以来,陕西东、西、南三路秦腔、甘肃秦腔都不发达,陕西中路秦腔起而代之,在整个西北地区均占绝对优势。

Copyright @ 2010-2017  Yangling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杨凌融媒体中心(杨凌电视台)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6195号   陕公网安备 61909002000068号  举报电话:029-87033710

设计与技术支持:艾特网络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