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6月03日 星期三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手机客户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杨凌 > 最美逆行者 | 18岁小护士,花季绽放在“禁区”里

最美逆行者 | 18岁小护士,花季绽放在“禁区”里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2-26 09:42    

  

边建琴,宝鸡陇县边家村人,2019年9月入职杨凌仁和医院,成为注射室一名护士。2月3日,她进入杨凌田园酒店留观点,是示范区抗疫一线最年轻的一名医护人员。

对于十八岁的边建琴来说,2020年2月3日那天晚上,是她生命中迄今最漫长的一夜。

这一天,杨凌已进行了十多天疫情管控,诸多人内心产生了压抑与焦虑。

这一天,十八岁的边建琴在这样的氛围中穿上了隔离服,走进了杨凌田园山庄留观点,成为抗疫前线的一名护士。

第一次见到边建琴,犹如我想象中十八岁女孩,羞涩、腼腆,打招呼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清,尽管我们已经很放松地和她寒暄,她却有些拘谨,两只手不停地揉搓关节。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已经在杨凌老百姓眼中的“禁区”,整整工作了二十多天。是什么样的勇气,让她走进这里?她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选择

正月初二一大早,在宝鸡陇县边家村,边建琴洗漱完就在家里焦急地等待回门的姐姐,许久未见,今天一家人终于能吃个团圆饭。而此时,边建琴的电话响了,打来电话的是她们医院的穆院长,穆院长告诉她,因疫情严峻,全体医护人员需立即返回待岗。面对突如其来的通知,又是大过年间,一家人的团圆饭匆匆结束,边建琴的妈妈埋怨地说道:“这丫头刚回来,还没热乎几天又要走了。”

吃完饭,父亲送她到火车站,简单告别,她踏上了返回杨凌的列车。一路上,边建琴看了很多有关新冠肺炎的消息,有的医护人员去驰援武汉,也有很多普通人通过捐物捐钱的方式支援前线……从铺天盖地的消息中,边建琴了解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

下了火车,出口处严格的排查、空荡的街道、零星的人、静悄悄的城市,边建琴才发现,杨凌也已进入紧急“备战”状态。随着疫情日益严峻,按照示范区指示,她所在的仁和医院也要派护士进入杨凌田园酒店留观点工作,她就是其中一名。

而此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当时,我爸一听我要去一线,暴跳如雷,态度很坚决,就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回家,要么辞职。”边建琴说道。

边建琴说,其实当初选择护士这个专业,父亲是极力支持的,父亲就说这个职业好就业、稳定,女孩子当个护士挺好的,一向听话的她对护士这个行业渐渐充满了敬意,毅然地选择读这个专业,在校三年间,她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然而让她不解的是,一向支持她的父亲,此时却站出来反对。

“我一直给我爸说,让他不要太担心,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爸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最后电话直接挂了。”边建琴说。

疫情形势严峻,来不及多劝慰父亲的边建琴,带了几件衣服就去田园酒店留观点报道。

这时,边建琴抬头看了看窗外,强忍着泪水与哽咽。

“我是护士,我不想当逃兵。”边建琴坚毅地说道。

“疫”线

杨凌田园酒店是此次疫情期间,示范区指定集中收留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场所。1月28日,就开始陆续收留流观人员。

边建琴负责这里留观人员日常照顾和医学监测工作。看似简单的送餐、测量体温、清理生活垃圾等15项工作,但在未知的“B”类和“C”类人员之间穿梭,除了不可预知的风险外,隔离服也让这些简单的工作显得愈发吃力。

“来的第一个晚上我就没睡着,两层口罩把我耳朵勒得疼得睡不下,穿着防护服,全身都是密封的,很不方便。”边建琴说。

尽管两班倒,但一个班只有四个人,工作时间基本都在12小时左右,一个班次下来,隔离区护士门耳朵全部都勒出深深的红痕。

在边建琴的床头柜上,我们看到了一瓶“大宝”护肤品。边建琴笑言,那天走太急,什么都没拿,但是大量使用酒精、长时间使用手套,不透气加上滑石粉的刺激,没两天手部皮肤就发痒脱皮,她就让顺便外出的工作人员,给她买了一瓶“大宝”,而这也是她唯一的一瓶护肤品。

在这里,留观区人数最多的时候,92个房间全部住满。由于不能使用电梯,送餐也成为一项挑战。

“餐车一来,我们就是用手往上提饭,尽可能多拿一些。A区四层楼,B区三层楼、C区两层楼挨个跑,还不能让饭凉了,有些不吃辣、有些不吃肉,这些特殊的餐盒都得记清楚,不能送错。”边建琴一边送饭一边喘着气说。

两圈下来,边建琴的护目镜上起了雾气,她告诉我们,工作量大的时候,护目镜起雾很常见,特别是送饭时,运动量大,眼镜一起雾就得摸着楼梯扶手凭感觉上下楼梯,门牌号也得凑上前仔细看清才能把饭放下再敲门。有时候楼梯刚刚消杀完,地面比较湿滑,走得快的护士就会不小心滑倒。

除了常规的日常工作,有些留观人员因为自身生活习惯,还提出要茶叶、书本或者加宵夜,房间的座机、手机和她们一样随时待命,只要一响都必须及时提供服务。

“刚开始有些人会有点脾气,但是特殊时期,我们就多劝,慢慢地这些人看到我们的耐心,心情也会好起来,大家都很配合。”边建琴说道。

身体上的疲惫可以克服,但饭时的诱惑对疲惫的她们来说却更是一种煎熬。原来,她们为了避免穿上隔离服后上厕所,每日只吃早晚两餐,并且在进入留观区之前两小时就必须不吃不喝。

“有时送完饭又累又饿,也想吃午饭,但是肯定不能吃啊,就得忍着,现在我们都习惯一日两餐了,就当减肥了。”边建琴笑着说道。

作为一线护理人员,专业与严谨的操作是疫情防控期间必须掌握的知识。随着《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的不断更新,要求也是越来越严格,特别是她们作为护理人员,随时要和不同留观人员接触,如何避免交叉感染、如何佩戴护目镜、防护口罩,这些系统的学习和考试、考核一个环节都不能少。

12小时,92个房间,不间断的电话,每日奔走2万余步,这就是她一天的工作。

生死

十八岁的你可能在父母的庇护下,从未考虑过“生死”这个沉重的话题。但是边建琴坦然,在进入一线后第三天,她就想到了。

“我没有想到疫情会这么严重,我以为来几天就出去了,那段时间不断有人进来,人越来越多,我心里真的都有点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边建琴回想起情绪最低落的那几天说道。

当时,所有人都祈盼着正月十五疫情拐点到来。然而,正月十五到了,期盼的拐点却没有如期而至。所有人的朋友圈关注的都是最新的疫情消息,人与人之间讨论的也只有这个话题。

在一线工作的她,通过手机看着不断攀升的患者人数,也让她产生了从未有过的焦虑。边建琴说,她当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再也回不了家。

做了最坏的打算,她也释然了许多。边建琴告诉我们,她唯一遗憾事情,就是在父亲送别她时,没有和他拥抱一下。

说着,边建琴难掩二十多天的压抑,在镜头面前放声大哭。

采访瞬间停止,作为记者的我们,必须给她充足的时间宣泄情绪。是的,谁说十八岁一定是青春与懵懂,边建琴的十八岁,承担了太多。

好在留观区的姐姐叔叔阿姨们看她年纪小,给予了很多的关心和爱护,她很快调整好心态,积极投入工作,并利用工作之余拍抖音,为奋战在一线的抗疫工作者们送去了祝福。

2月8号,是她十九岁生日,她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祝自己生日快乐,疫情结束后我会去吃我想吃的所有东西。”

希望

随着疫情渐渐得到控制,留观点出去的人数远远大于进来的人数。边建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她们12名护士以及工作人员的精心照顾下,越来越多的留观人员走出留观点。

然而,让她最欣慰的是,不少留观人员在离开这里时,都会留下一封感谢信,其中一名留观人员在信中写道:

“在这里我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她们每天询问身体状况,体温多少?饭菜是否可口?送水送饭,随叫随到,有问必答,尽量满足我们的生活所需,她们这种忘我的工作精神,使我深受感动,在此我表达深深地谢意,你们辛苦了,让我们共同携起手来,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一封封感谢信,让她更清晰的知道了自己作为一名护士的职责,这么多天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让每一个人平平安安的地出去。

如今,偶尔不忙时,边建琴也会和小伙伴玩玩“王者荣耀”,看看喜欢的电影,像所有同龄人,有放松自我的小天地。

偶尔,她也会突然想念起妈妈做的手擀面,她说,在留观区时会愈发的想念家乡味道。当然,除了手擀面,什么螺蛳粉、砂锅、火锅、串串、凉皮等等,都已经完备在她的“吃单”里,一切都在疫情结束之后了。

采访快结束,我们打趣的问道,那有没有喜欢的人。

边建琴害羞地捂嘴笑着说:“有,是个当兵的!本来过年期间,我就要去找他,但没去成。疫情过后,我就去内蒙古看他。”边建琴幸福地憧憬着。

初春午后的阳光,温柔又温暖,海棠花、玉兰花萌芽静静地等候绽放。边建琴趁着休息徜徉在阳光下,耳机里循环着偶像毛不易的《无问》。

“直到乌云散去 风雨落幕

他会带你找到  光的来处……”

记者:张妮 周勃


Copyright @ 2010-2020  Yangling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杨凌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11855号-1   陕公网安备 61909002000068号  

网站地图  设计与技术支持:艾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