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凌视线APP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李慧:和星夜干杯

原创|李慧:和星夜干杯


作者:李慧 查看次数:673  日期:2016-09-01

周末,难得半日清闲,便约几位好友往山里去,再不纳凉,山里该是深秋了。

秦岭犹如一道屏障,将山南山北隔成气候迥异的两个世界,南方湿润,北方干旱,这一干一湿之间,全凭秦岭的阴晴做主。我们要去的是山北脚下,一处叫蒿坪的地界。

随着车子进山,凉意扑面而来,平原的风还透着热气,而夜色渐浓的大山,却凉意沁入心脾,竟至开窗时还有些冷意。葱茏满目间,各色树种挂满累累果实,收获时节,山脉格外丰满,一如孕中母亲,富足祥和。

山里的夜晚来得格外早些,七点多已是夜色朦胧。车子驶过一户人家,桌上显眼丰硕的大馒头让我一瞥之间改变主意。此时正是山洼人家晚饭时间,鸡在朦胧里踮着脚刨食,全身乌黑的狗卧在路边酝酿睡意。得知我们要和他们一起吃晚饭,主人热情的拿出碗筷,客气的询问要不要单做,我们答,桌上的大馒头就很好。这是一户大家庭,老夫妻和儿子儿媳孙子三代同堂,一大间堂屋面南而建。老人说,家里正在对面山上建新房,明年来就能住上每间都有卫生间的新房子,不比现在,来了人只能吃完饭就下山,住不了人。朝对面山上望去,果然,一幢红砖房在板栗树的掩映下已颇有模样,再看老夫妻,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一时间,被他们感染,满心愉悦。说话间,红豆稀饭、新起的土豆炒就的土豆丝已经上桌,让我眼馋的大馒头和核桃花卷,是自己种的小麦磨成粉新蒸的,喧腾腾、沉甸甸,透着山里人的实在,一口气吃了两盘的深山石阶菜,更是筋道、爽口。就着清爽的山风,几盘自产的蔬菜,傍晚新蒸的馒头,黄口小儿的嬉闹,一对心里满含着希望的老夫妻,好日子莫过如此。

吃罢饭,山已完全黑透。沿着山路,进到山腰一处开阔地,抬头,已是星光闪烁。铺上餐布,摆上茶具热水,今晚,我要在夜色里与星空干杯。

当浓香的普洱扑鼻而来,我端起杯,就端起了这一夜清凉。身边草丛里,有不知名的虫子低吟浅唱,倏忽间,一只萤火虫跌跌撞撞提着蓝色的灯笼飞入树丛,四周群山已成黑黢黢的剪影,一只流星正划过天际落入西边山后,而在这交织着天籁的寂静里,我看到了什么?

我简直不信自己的眼睛。深蓝的苍穹,平整而无垠,星星如碎钻石般铺满这谜般的深蓝,我揉揉眼睛,不敢置信般仰望。那薄云般长条状星带穿空而过,那是书本里的银河系,毫不费力的,我看到了银河系两边隔河相望的牛郎织女星,这个发现让我不由得欢欣鼓舞起来,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目睹银河系和牛郎织女星。牛郎织女星分布在银河两侧,三点一线的牛郎星挑着两个孩子,追赶着河对岸明亮耀眼的织女星,无奈隔着长长的天河,这一别竟是一世。

没有月亮的夜晚,星星如此璀璨。稠密的星空一如街头售卖的芝麻饼,密密麻麻,星光此起彼伏。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如此繁密的星空,耳边交织着虫鸣,我沉浸在这奇迹般的大自然之书里,不知今夕何年,更不知下次何年再重逢。我只知道,这一刻,便胜却人间无数。

回来的路上,车子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一头扎进山下喧闹的城市街道,我抬头特意看天,那漫天的星空恍若隔世,不复再见。我在想,生活在这没有星星的天空下,日日夜夜都是苟且。


Copyright ©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杨凌电视台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6195号

设计与技术支持:杨凌艾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